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 > 文化 > 列表

贾平凹:写出中国人状态,就是世界文学一部分

来源:网络整理  时间:2018-10-12 10:34

  贾平凹:写出中国人状态,就是世界文学一部分
  各界学者建言做好中国当代文学国际传播:海外学术发表、影响精英人群、培养汉学家……

贾平凹:写出中国人状态,就是世界文学一部分

贾平凹谈论中国文学与世界文学的关系

贾平凹:写出中国人状态,就是世界文学一部分

  ◆顾彬、陈众议、郜元宝、贾平凹、彭青龙 (从左至右)探讨 “中国现当代文学如何走出去”

贾平凹:写出中国人状态,就是世界文学一部分

◆听众踊跃下载并关注文汇App

贾平凹:写出中国人状态,就是世界文学一部分

◆近千位自发报名的听众参加了本期文汇讲堂

贾平凹:写出中国人状态,就是世界文学一部分

  等候贾平凹签名的90位听众手持《山本》提前2小时有序入座“签名区”

  (周文强 摄)

  10月7日,第125期文汇讲堂 《让世界认识贾平凹》邀请德国著名汉学家、作家、德国波恩大学终身教授顾彬主讲 《中国当代文学的世界传播》,著名作家、中国作协副主席贾平凹作回应主讲。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、中国外国文学学会会长陈众议,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、中国鲁迅研究会副会长郜元宝,上海交通大学外语学院副院长、多元文化与比较文学研究中心主任彭青龙与顾彬展开圆桌对话。

  本次讲座由上海交通大学和文汇报社共同主办。演讲音频请登录文汇微电台 (App喜马拉雅·听-搜文汇讲堂2018)收听。

  摄影 本报见习记者 邢千里 金梦参与本版整理

  主旨演讲

  当一个人被拉出来评头论足的时候,作为一个写作者感慨万千,确实感慨万千。

  表扬如同鼓掌和加油;批评如同教练指点,让我跑快点

  从上海交大一天半研讨会到今天下午文汇讲堂,我听了发言,有一些做了记录。大部分是肯定我的,受到肯定当然高兴,它让我能增加一些信心,就像比赛场上,鼓掌和加油的声音一多,就拼命地往前跑。当受到一些批评和被指出不足的时候,我也很高兴,让我有很多启发,就像田径赛场上,教练在旁边不停地指点着你的动作、节奏,使比赛者跑得更快一点。

  更重要是从每一个人的讲话,看他是怎么思维的,看他对这个世界如何做判断、审美和思考,从而来影响激发自己内在能量,寻找我自己通往文学的出口。现在轮到我发言,想把自己这一两年常萦绕于心的问题,借这个机会再详细说说。

  要挣脱业已成为习惯的那套固有的文学观

  从一件往事谈起。

  十多年前我在西北大学带过文学写作研究生,有三年时间。在那三年里几乎在大多数的时间里,我一直在跟学生反复强调,怎样建立自己的文学观,努力挣脱业已成为习惯的那套固有的文学观念,这种文学观念影响着我们的写作,同时也影响了我们的阅读。所以我一再强调,并从各个角度去讲要建立我们的文学观,也就是我们要明白文学的真正意义,我们的独立思考、我们的观察、我们的判断、我们的追求和想象。

  我举这个例子,意思是干任何事情,一是要从大的方面、在根本的问题上有所明确了,解决了,然后别的事情才能解决。比如我写作的技术的问题都是这样慢慢来解决的。我们常说一级是一级水平这句话,就是说村长面对的是一个村,乡长面对的是一个乡,县长面对的是一个县,省长面对的是一个省,总理面对的是一个国,面对的问题不一样看问题的角度就不一样,其分析、解决问题的能力也不一样。在文学写作上,一直要盯着文学写作的态势,就是要让我们知道整个文学是怎样一个大盘子,大盘子里装着什么形状、什么颜色的豆子,我们的位置在哪里?永恒是什么,哪些是永恒?我们没有永恒的局面会怎样?我们又是如何没有永恒的。

  在更高文学标准前,努力从特殊走向普遍并反复递进

  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作家写作,对世界文学,它是特殊的,是 “这一个”。它的努力都是想着使自己能走向普遍的意义。这个普遍意义如同文明轴心国影响着全球或区域一样。作为特殊的 “这一个”,当经过努力,差不多使自己有了普遍的意义,往往遇到了更高的文学标准,就将自己的普遍性又还原到了特殊性。我们现在讲从高原到高峰,也是一样道理,一直努力着,登到了一座山,以为是高峰了,可往前一看,前面的一座山更高。由特殊到普遍,再由普遍回到特殊,再由特殊到普遍,这样的过程是冲撞的、破裂的、痛苦的。但当了解了自己与更高的文学标准的关系,才能够分析、吸纳,融合、重新生成,以内在能量再次使自己的特殊变成普遍,如此反复递进,这个国家、这个民族的写作才能大成。

  不能只写一个人饿了,要有能力写出 “集体的饥饿感”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